小孔雀悠悠道:“虽然我很不爽那个人,但不得不承认他的强大,或许他也有办法在对方自毁腰牌前进行抢夺?!?br/>
                                                                                                                                                                                                楚阑自顾的点了点头,也没再多想。

                                                                                                                                                                                                毕竟以她劫难境的修为,难以揣度禺疆的厉害。

                                                                                                                                                                                                ......

                                                                                                                                                                                                在黎明将至的时候,他们又遇到了两个修者,皆锦衣华服,并非宗门特制服饰,辨别不出师门。

                                                                                                                                                                                                他们都盘坐在一个小坟冢旁边,腰间的腰牌很是醒目。

                                                                                                                                                                                                每一个小坟冢里,都有可能埋葬着一位远古大能。

                                                                                                                                                                                                所以他们在进行感悟,希望得到先辈的传承,将来有望成圣。

                                                                                                                                                                                                坟冢周围生长着一些矮树,都缭绕着淡淡的阴寒之气。

                                                                                                                                                                                                那都不是江羽要找的东西,他将目光锁定在了两人腰间的玉牌上。

                                                                                                                                                                                                一瞬间,至尊魂辐散,恐怖的威压席卷过去。

                                                                                                                                                                                                两道金色的光芒悄无声息的没入了他们的腰牌之中。

                                                                                                                                                                                                感受到那莫大的威压之后,两人同时睁眼,眼睛里满是惊恐之色,异口同声喝道:“你是何人?”

                                                                                                                                                                                                话音落下,江羽已经如同闪电一般掠过,将两枚腰牌从他们的腰间取下。

                                                                                                                                                                                                两人都惊慌失色。

                                                                                                                                                                                                他们刚才都尝试过引动腰牌中的灵魂印记,但都失效了。

                                                                                                                                                                                                腰牌丢失,就意味着死罪。

                                                                                                                                                                                                他们虽然恐惧,但还是疾声喝道:“把腰牌还给我们,否则你们将死无葬身之地!”

                                                                                                                                                                                                江羽淡淡道:“别色厉内荏了,我知道丢失腰牌是死罪?!?br/>
                                                                                                                                                                                                此话一出,两人同时蔫了,眼里满是不安与无助。

                                                                                                                                                                                                江羽道:“腰牌我借来一用,你们只需要在附近藏好不要被人发现自己的腰牌没了,我办完事儿自会物归原主,到时候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你们也不用死?!?br/>
                                                                                                                                                                                                两人浑身颤抖,虽然这种希望微乎其微,但他们没有别的选择。

                                                                                                                                                                                                对手太强了,那恐怖的威压堪比登仙境,捏死他们如同捏死两只蚂蚁。

                                                                                                                                                                                                两人央求道:“那你一定要回来??!”

                                                                                                                                                                                                江羽点头:“我这个人,向来说到做到,对了再借问一句,这万神冢里,哪里最容易找到补魂草?”

                                                                                                                                                                                                两人相视一眼,都不说话。

                                                                                                                                                                                                江羽道:“我也不瞒你们,我来万神冢的目的就是找补魂草,我早一天找到,腰牌也就能早一天回到你们的手里?!?br/>
                                                                                                                                                                                                闻言,其中一人抬手指着某个方向,弱弱道:“从这里去,翻过七座山,有一条形似奔腾骏马的长岭,我们称之为骏马岭,半年前曾有三个修士在那里寻到过补魂草?!?br/>
                                                                                                                                                                                                江羽眉头一皱:“七座山外?”

                                                                                                                                                                                                他不知道这个距离,是否已经进入万神冢腹地,将会有怎样的危险。

                                                                                                                                                                                                于是问道:“骏马岭中,可藏有杀机?”

                                                                                                                                                                                                一人道:“这万神冢里,何处没有杀机,看个人气运了?!?br/>
                                                                                                                                                                                                江羽略作沉思后,把一枚腰牌给楚阑,一枚挂在自己腰间,便往骏马岭走去。

                                                                                                                                                                                                等他们消失,那两个弟子也不在坟冢前进行感悟。

                                                                                                                                                                                                他们起身,相视一眼:“师弟,走吧。我们努力过了,无法自毁腰牌不关我们的事,如实回禀宗门,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br/>
                                                                                                                                                                                                “希望他们能被困在骏马岭中,等长老抓住了他们,便能证明我二人无罪?!?br/>
                                                                                                                                                                                                “一定会的!”

                                                                                                                                                                                                www.luobinrun.com 才子佳人小说 斗破苍穹有声小说免费听 国色生枭小说
                                                                                                                                                                                                可以差差差的视频无掩盖 公交车两人双指探洞详情 免费人马大战CSDN Angelababy明星造梦工厂 俺去啦最新地址 久久妇女高潮几次MBA 两人打扑克剧烈运动视频 欧亚专线欧洲S码WMY全部资讯 彩虹男GARY视频2023入口 日本无人区1码2码区别 他的手探到我的衣服里作文 史莱姆ドラえもんの胡桃免费 LUTUBE在线观看入口 龚玥菲版新梅瓶在线观看 5g天天奭5g多人运网站 反差婊吃瓜黑料合集 公交车两人双指探洞详情 数学课代表趴下让我桶RH网站 爱情岛论坛永久线路地址 狂放HD 他的手探到我的衣服里作文 XL上司第2季未增删带翻译 没带套子让他C了一天怎么办 rh男男车车的车车视频真人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俺去啦最新地址 英语课代表的B真紧 龚玥菲版新梅瓶在线观看 51吃瓜网黑料传送门今日更新 97se.com 年轻的阿姨1在观整有限中字 可以差差差的视频无掩盖 S货是不是想挨C叫大 Angelababy明星造梦工厂 北条麻妃下载 中国vodafonepayandgo 51国产黑料吃瓜张津瑜 撑起伽罗的腿疯狂输入的视频网站 我和岳交换夫妇爽 彩虹男GARY视频2023入口 M字腿绑椅子玉势笔撑夹住双小说 国产1卡二卡3卡四卡乱码视频 免费人马大战CSDN 杨超越自带套AI造梦在线观看 井川由衣 永沢まおみ 爱情岛论坛永久线路地址 99re6在线视频精品免费 bnb89免费电影八度电影院 乱论小说网